舍去的 只是转移到另一番美好【面对自己的49天 I 第44天】 画行者郑泰均

庚子年 二月十五 星期日 18~25℃

第 44天

晨雾散后

继续整理近日画作

竹林的风声 画案的钵声 水声

重构成画音

决定再用墨 点一个音符

昨日凌晨研的宿墨

还残存着

淡淡的酒香

盖的不是名章 而是心印

又会怎样呢

全神贯注的心印 是否可以

传到藏者的心底

窗外风动 吹开了花

但当下

要守住不动

画完 若随境转

烦恼心则生

若不被境转 心则入清净处

得清凉自在

梦醒后抄的心经 早己干透

若不为画 或境所困

艺术与生活 是否可轻松跨越

但画者之初

往往限于眼前的小画 忘了窗外的大画

或忙于生活的琐事 亦忘了生活原本的画卷

跳出来看着自己 于生活的种种波折

体验另一种美好

面对自己时 偶尔想

如果不画画了

还能做什么

从前画室的灯短路或水龙头喷水

我竟不知所措

确实当十一岁那年决定走进画的世界时

舍去了许多

但舍去的

其实并没有丢掉

只是转移到

另一番美好

—庚子年二月十五日画记于敬天楼《畫行者鄭泰均》

【行愿大千心无碍】 画行者郑泰均40x50cm 2020

【静观天地觉照起】 画行者郑泰均40x50cm 2020

【 独坐一枝花开时】 40x50cm 2020

【此岸彼岸花全开】 画行者郑泰均40x50cm 2020

2020年3月11日 09:18
浏览量:0
收藏